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说法
保险人未按约定扣缴保费情况下保险责任的认定
作者:王鑫  发布时间:2019-01-14 09:46:56 打印 字号: | |

【案情】

2014612日,蒋某向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德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了《生命住院费用补偿医疗保险(B款)》,投保人、被保险人为蒋某,该保单上备注有如下内容:生命住院费用补偿医疗保险(B款),本公司不保证续保,保险条款规定:在本合同保险期届满前,本公司若同意续保,将按续保时间核定的费率寄发缴费通知给投保人,投保人若愿意续保,应按交费通知的约定交纳续保保险费,本合同效力延续有效至下一保险合同周年日二十四小时止。若本公司决定不再续保,将在本合同保险期间届满前,以书面形式通知投保人。同日,蒋某与富德人寿保险公司签订了《银行转账授权书》,约定投保人授权中国银行渝中支行按照富德人寿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费金额,在中国银行指定账户内,支付应缴的保险费于富德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人与被保险人声明与授权处载明,本授权书长期有效直至保险合同缴费期满或授权人以书面形式通知终止。富德人寿保险公司先后在蒋某所有的中国银行授权转账账户处扣除了2014615日至2015614日期间、2015615日至2016614日期间的案涉保险费用。在2016614日当期保险合同到期之前,富德人寿保险公司在蒋某所有的中国银行授权转账账户余额充足的情况下,既未向蒋某寄发缴费通知告知其继续承保,又未以书面形式通知蒋某不再续保201757日,蒋某因乳腺疾病入住重庆市肿瘤医院,至2017519日出院。共产生了医疗费用15225.93元,其中医保基金支付5613.66元,蒋某自行负担9612.27。随后,蒋某向富德人寿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富德人寿保险公司以双方合同已经解除为由拒绝赔偿。随后蒋某向法院起诉,请求富德人寿保险公司立即支付医疗补偿保险金9612.27元。

【分歧】

就本案处理形成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保险公司不应当承担保险赔偿责任。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富德人寿保险公司若同意续保的,方才邮寄缴费通知,且在投保人同意续保并缴纳保险费后,保险合同的效力才延续至下一个保险合同周年日二十四时止。富德人寿保险公司未向投保人发出缴费通知及收取保费,即是以实际行为表明不同意再续保合同合意并未达成,新的续保合同并未成立,富德人寿保险公司不应承担保险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赔偿责任。蒋某向富德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了《生命住院费用补偿医疗保险(B款)》,同时签订了银行转账授权书,授权书明确规定案涉保险费的缴纳,是由富德人寿保险公司从蒋某指定的中国银行转账授权账户处转账支付,蒋某也实际在该账户通过富德人寿保险公司自动划账的方式连续支付了两期保险费,之后富德人寿保险公司在蒋某授权转账账户有足够余额支付保险费的前提下,既未向蒋某寄发缴费通知告知其继续承保,又未在合同保险期间届满前,以书面形式通知蒋某不再续保,同时,蒋某有继续续保的意思表示,因此,通过双方的保险合同履行情况及交易习惯,应当认定双方保险合同应属继续有效,双方应当各自履行保险合同义务,故富德人寿保险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赔偿责任。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一、保险合同是否继续续保应当采取明示推定原则

    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条明确规定:行为人可以明示或者默示作出意思表示。沉默只有在有法律规定、当事人约定或者符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时,才可以视为意思表示。这是我国从立法层面,对明示的意思表示作出了明确规定,本案中,保险合同约定若本公司决定不再续保,将在本合同保险期间届满前,以书面形式通知投保人。富德人寿保险公司在与蒋某续保了两期保险合同后,既未向蒋某寄发缴费通知告知其继续承保,又未在合同保险期间届满前,以书面形式通知蒋某不再续保。即抗辩其不同意续保且以沉默的形式解除了双方的保险合同,在既无法律规定、合同双方的约定,又不符合保险合同类型案件交易习惯的情况下,保险公司主张其以沉默方式作出了解除双方保险合同不再续保的意思表示,显然有失公平,也有违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条的立法精神。

    明示的意思表示,是指以口头或书面的形式表达的行为, 保险合同作为典型的格式合同,保险公司作为提供格式条款合同的一方,同时是在双方保险合同有明确约定的前提下,应当以书面形式向投保人明示作出解除合同不再续保的意思表示,但是在蒋某有继续续保的意思表示前提下,保险公司未在合同保险期间届满前,书面形式通知蒋某不再续保应当认定保险合同继续有效,发生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应当承担保险责任。

    二、保险人未扣保费而投保人未提异议不应认定其违反最大诚信原则

我国《民法总则》第七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诚实信用原则是我国民法的基本原则,又通常被称为帝王原则,同时最大诚信原则也是我国保险法的首要基本原则,其本质意思是保险作为特殊的民事活动,在保险法律关系中,要求当事人具有比一般民事活动更为严格的诚信程度,即要求当事人最大诚信。为了贯彻最大诚信原则,从法官自由心证的角度来看,本案中,蒋某在投保的同时签订了银行转账授权书,授权书明确规定案涉保险费的缴纳,是由富德人寿保险公司从蒋某指定的中国银行转账授权账户处转账支付,蒋某也实际在该账户通过富德人寿保险公司自动划账的方式连续支付了两期保险费,之后富德人寿保险公司在蒋某授权转账账户有足够余额支付保险费的前提下,未及时扣缴当期保费,如果从上述连贯的事实并结合双方当事人的交易习惯来看,并不能认定蒋某的行为是虚伪、恶意、欺诈的,同时蒋某也积极认可在法院判决的保险赔偿金范围内直接扣缴当期保费支付给保险公司,笔者认为保险公司以蒋某未实际支付保险费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为由不应当承担保险责任的抗辩不能成立。

西方有句名谚—“法律不强人所难,意思是讲,法律不不强求任何人去做他难以做到的事情,这个古老的法律理念大多体现在刑事审判过程中,但是具体在本案的审判过程笔者认为同样适用,既然保险合同双方都已经非常明确的约定了保费的缴纳形式,同时按照此交易习惯已经连续缴纳了两期保费,这样的前提下保险公司没有依照约定扣缴保费,反而认为是投保人的过错,这对投保人蒋某来说显然是强人所难,同样这样的抗辩也非良法、善法所支持、鼓励的。

三、保险人以未扣缴保费为由任意解除合同会带来负面社会评价

众所周知,无现金支付形式在我国发展较快,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移动支付市场,按照银行自动转账授权扣缴保费的缴费模式已渐渐成为各大保险公司收取保费的主要形式,这种模式因为节约时间、人力、经营场地等成本有其天然的优越性,但是在此收费模式下,赋予保险公司以未扣缴保费为由任意解除保险合同的权利会带来负面的社会效果。

当今时代,通过银行或者第三方支付平台自动转账授权扣缴水电费、物管费、电话费、保险费已经成为一种较普遍的市场交易习惯,但是也带来了诸多新的法律问题,本案中,富德人寿保险公司在与蒋某签订《银行转账授权书》的前提下,自己未扣缴当期保费而以投保人蒋某自己未实际交纳保险费作为拒赔的理由,显然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也不利于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同一,在互联网金融日趋发达的今天,一个司法判决或者司法观点的产生,对普通民众的日常经济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有时会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方式,笔者认为,公序良俗原则在本案中的价值主要是从法官自由裁量的角度维护好市场公平正义的良好秩序,保护好市场主体善良、公正的交易习惯,如果纵容保险公司以上述事由任意免赔,易造成市场交易混乱,影响金融市场发展,也会造成较负面的社会评价,作为守护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应当及时从司法审判阶段阻止该不当行为的蔓延。

 

 

(本文发表于《案例指导与参考》第2018年第3期)

责任编辑: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