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说法
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情节严重”的认定
作者:梁晓峰  发布时间:2019-01-14 09:41:52 打印 字号: | |

【案情】

20171月,原某市公安局某区分局的被告人周某经其同学汪某某介绍认识了经营某网络金融平台的崔某。为与周某建立密切关系,20171月至3月期间,崔某多次宴请周某并两次安排其嫖娼。2017331日,周某在组织研究某区公安分局办理的一起电信网络金融诈骗案时,发现崔某为该起金融诈骗案的嫌疑人,系重点抓捕对象。考虑到崔某如被查处,自己嫖娼之事便会暴露,被告人周某从20173月至6月先后四次向崔某通风报信,泄露有关部门查禁犯罪活动的相关信息,帮助、示意崔某逃避处罚。2017613日晚,崔某被捉获归案,因涉嫌诈骗被害人6000余人、诈骗金额2亿余元已被移送审查起诉。

2017927日,被告人周某被传唤到案,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201812日,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周某利用职务之便,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情节严重为由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裁判】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周某时任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公安分局副局长,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其行为已构成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依法应予惩处。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及事实成立。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威信和正常活动,只要被告人为达到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的目的,实施了帮助行为,就已构成本罪。综合被告人周某的犯罪事实、情节,不宜认定为情节严重,对辩护人的该项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考虑到被告人周某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予以从轻处罚。遂以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判处周某有期徒刑三年。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周某未提出上诉,检察机关亦未抗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涉及如何把握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及量刑尺度。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周某向性质严重的犯罪分子通风报信,属于“情节严重”。但情节严重应综合考虑被告人罪前、罪中、罪后的各种法定或酌定情节,本案虽未认定情节严重,但在量刑上体现从严处罚原则,最终判处被告人周某有期徒刑三年。笔者同意审判机关的意见,主要理由有以下几点。

一、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的法律渊源

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作为 1997 年刑法典新增设的罪名,在 1979 年刑法典中并无规定。该罪的立法渊源来自19919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严惩卖淫嫖娼的决定》的规定。当时这一规定仅仅是为打击那些帮助卖淫、嫖娼的违法犯罪分子逃避处罚而负有查禁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但随着社会形势的变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责便利帮助违法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的行为逐渐增多,《规定》已不能完全适应新的形势。1997年,新修订的《刑法》吸收了《决定》第9条的内容,以417条的形式独立规定了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

二、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情节严重”的法理分析

《刑法》第四百一十七条规定:“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提供便利,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该条中的情节严重,在性质上属于加重处罚情节,但何谓情节严重,尚没有司法解释作出过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释义》中明确指出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情节严重应包括以下情形:1.指向性质严重的犯罪分子或者犯罪集团通风报信、提供便利的;2.多次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的;3.因向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提供便利,造成严重后果的等。法工委做出的法律解释对我国立法、司法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但参考适用与依照适用有明显不同,其结论常常不具有足够说服力,不仅案件当事人可能不认同,甚至在合议庭内部也难达成共识。为使这种参考适用的结论尽可能合理,有利于案件的审判效果,有必要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要注重解释结论的体系协调性。每一个罪名都是刑事法网上的一个环节,对个罪的认定离不开对刑法分则体系尤其是相近罪名体系的整体把握,以免断章取义,得出与其他规定相冲突的不合理结论。虽然每个罪名中的情节严重等规定的内涵并不完全相同,但判断的视角大体是相同的;在犯罪性质接近的情况下,情节严重等规定的内容也会趋同。这就有必要参考已有司法解释认定情节严重的惯常标准,从手段、次数、造成的危害后果等多个角度进行综合判定。如果有关司法解释将其他更重的行为不认定为情节严重,则不应认定本案被告人的行为属于情节严重;如果有关司法解释将其他危害更轻的行为也应认定为情节严重,则对本案被告人的行为也应认定为情节严重。

二是要从案件处理的实质性效果进行综合考虑。既要考虑将被告人的行为认定情节严重是否符合情理,是否能为公众的一般观念所接受,也要考虑案件处理的实际效果。采取这种判断时要善于换位思考,从普通人而非司法者的角度考虑解释结论是否合理。对解释结论的检验工作宜反复进行,将认定和不认定两种结论进行对比,选择其中理由更充分、更有利于取得审判效果的结论。

三是在争议较大时尽可能贯彻有利于被告的原则。通常认为,事实存疑时应选择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而在适用法律存在争议时应选择正确的解释结论。当是否认定情节严重争议很大时,实际上是对被告人行为的危害程度和主观恶性的认识存在分歧,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法律问题,而是包含着事实认定因素。这时,通常所说的刑法解释规则已经不能有效解决问题,很难看到正确结论之所在,对案件处理起决定作用的是观念,即,或者基于保护法益的立场予以认定,或者基于保障自由的立场不予认定。在是否认定情节严重争议很大的情况下,既然没有司法解释作为认定的明确依据,既然包含着对事实的评价,则应当采取保守立场,按照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不予认定情节严重。这既谈不上放纵被告人,也有利于稳妥处理案件。

四是评价情节严重时应当一并评价酌定减轻情节。作为法定刑升格条件的情节严重既包括反映行为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行为人较大的人身危险性的情节,又包括体现减轻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行为人的人身危险性的情节。情节严重所指情节与酌定减轻情节二者发生竞合时,应当将表明行为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行为人较大的人身危险性的再犯可能性与反映减轻行为社会危害性、行为人人身危险性的”“”“矫治可能性一并相减。如果相减后未达到法定刑升格的情节严重程度,则不适用较重法定刑;如果达到或超过法定刑升格的情节严重程度,则适用较重量刑档次,并根据超过的”“”“再犯可能性以及威慑的目的等确定刑罚。评价情节严重时已考虑的酌定减轻情节不得重复评价。

三、本案并未直接认定情节严重但量刑体现了从重原则

按照以上法理分析,适用该罪并不是致使犯罪分子逃避处罚就一定是情节严重,也并不是犯罪分子没有逃避处罚就一定不是情节严重。只有综合考虑多种因素,才能准确把握本罪中的情节严重

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中的情节严重需要考虑以下情节:1.向性质严重的犯罪分子或者犯罪集团通风报信、提供便利的; 2.多次向犯罪分子或者向多名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提供便利的;3.犯罪动机、手段恶劣的;4.有索贿、受贿情节等的;5.由于行为人通风报信、提供便利的行为,使众多的犯罪分子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或者使罪行较重的犯罪分子逃避刑事追诉;6.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等情形。

通过认真审查、分析本案的证据,综合考虑被告人罪前、罪中、罪后的各种法定或酌定情节,尤其是被告人在犯罪过程中有规劝犯罪对象投案自首的行为,犯罪后能如实供述罪行,认罪悔罪;且被告人帮逃行为未造成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的严重后果等酌定减轻情节,本案采取保守立场,未认定情节严重,但在量刑上考虑到以下从严情节:第一,被帮助的犯罪分子崔某已因涉嫌诈骗被害人6000余人、诈骗金额2亿余元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可能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属于罪行严重;第二,被告人周某从20173月至6月先后4次向崔某通风报信,泄露有关部门查禁犯罪活动的有关信息,帮助、示意犯罪分子逃避,应当作为重大案件侦办,足见其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第三,周某作为公安分局副局长,负有查禁犯罪活动的职责,案发前曾不止一次接受过崔某的宴请和性贿赂,当其发现崔某涉嫌重大刑事犯罪时,因害怕其先前的违法乱纪行为被发现而对崔某实施帮逃行为,可以说他既要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更要帮助其自己逃避处罚,其主观恶性较大。

综上,一审法院在是否认定情节严重争议较大的情况下,采取保守立场,按照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虽未认定情节严重,但在量刑上体现从重处罚的原则,最终对被告人判处三年有期徒刑较为妥当。

 

 

(本文发表于《案例指导与参考》第2018年第3期)

责任编辑: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