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说法
借款合同约定不明情形下复利计算基数应如何认定
重庆渝中法院判决平安银行重庆分行诉段某某金融借款合同案
作者:徐真 曾亚妮  发布时间:2018-09-25 16:13:20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金融借款合同约定出借人对借款人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的,复利的计算基数应仅为贷款期限内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而不包括本金逾期后产生的罚息。

【案号】

一审:(2016)0103民初11855

【案情】

原告: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以下简称平安银行)。

被告:段某某。

2014718日,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以下简称“平安银行”)与段某某签订《个人信用额度贷款合同》(以下简称“《借款合同》”),约定银行向段某某提供总额度不超过100万元的可连续循环使用的个人信用贷款。还款方式为按日计息、按月付息,到期以一次性还本的净息还款法。如合同项下任一期借款发生逾期,则出借人有权宣布贷款提前到期,要求借款人立即偿还全部授信本金及利息;同时银行有权对尚未归还的借款本金按照罚息利率计收罚息;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罚息利率为合同约定的贷款执行利率上浮50%。借款合同签订后,段某某分8次从平安银行支取贷款共计100万元,每笔借款的借期均为从起贷日起计算3个月。贷款发放后,段某某未按照合同约定的还款期限和还款方式履行按约还款义务。平安银行遂向法院起诉,要求段某某立即偿还尚欠的贷款本金及借款期限内应付未付的利息,并支付以前述本金为基数按照罚息利率计收的罚息以及以未付利息、罚息之总和为基数按照罚息利率计收的复利。庭审中,双方对原告所主张的复利的计算方式产生争议。原告认为《借款合同》中约定“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此约定中的“利息”二字包含了贷款期限内的利息和贷款逾期后所计收的罚息。理由是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人民币贷款利率有关问题的通知》(银发[2003]251号)第三条第二款之明确规定——“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被告段某某认为复利的计算基数应仅为贷款期限内的利息,不应对罚息再行计收复利。

 【裁判】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平安银行与被告段某某签订的《个人信用额度贷款合同》约定对段某某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从本案所涉合同的条文体系及条文文义来看,该处约定中的利息应仅指借款人贷款期限内未能按期支付的利息,而不包括贷款逾期后产生的罚息。质言之,合同并未明确约定原告可在罚息基础上计收复利。此外,中国人民银行199932日发布的银发[1999]77号《关于印发人民币利率管理规定的通知》(以下简称《人民币利率管理规定》)第二十条规定,对贷款期限内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按贷款合同利率按季或者按月计收复利,贷款逾期后改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该文件明确规定了复利的计算基数。从该规定来看,本案所涉复利的计算基数也应仅为贷款期限内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故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平安银行以罚息为基数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的诉讼请求,支持了原告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在上诉期间提起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借款合同约定不明情形下,复利的计算基数是否包括逾期罚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相关规定以及金融业的普遍行业规则,银行在借款人逾期的情况下可以在应付未付利息的基础之上计收复利。但因利息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当事人往往就复利的计算基数产生争议。从概念而言,广义的利息包含了贷款期限内的正常借款利息、贷款逾期后在尚欠本金基础上计收的罚息以及在借款人未付的借期内利息的基础上计收的复利。狭义的利息仅指贷款期限内的正常借款利息。

就本案的争议焦点而言,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银行对罚息计收复利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法无禁止皆自由。此外,银行对罚息计收复利符合金融机构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趋势,故该行为应该得到法律的认可和保护。质言之,本案中银行可以在逾期罚息的基础上计收复利。另一种观点认为,本案借款合同所约定之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中的利息应指狭义概念上的利息,即贷款期限内的正常借款利息,而不应包括贷款逾期后以罚息利率计收的罚息。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

一、对本金逾期后产生的罚息计收复利缺乏法律法规依据

对于复利的计算标准及计算基数,相关法规有明确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人民币利率管理规定》第二十条规定:短期贷款(期限在一年以下,含一年),按贷款合同签订日的相应档次的法定贷款利率计息……具体结息方式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对贷款期内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按贷款合同利率按季或按月计收复利,贷款逾期后改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最后一笔贷款清偿时,利随本清。根据该规定,可计收复利的利息仅指贷款期限内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并不包括贷款逾期后所产生的罚息。此外,中国人民银行20031210日曾发布银发[2003]251号《关于人民币贷款利率有关问题的通知》(《人民币贷款利率的通知》)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对逾期或未按合同约定用途使用借款的贷款,从逾期或未按合同约定用途使用贷款之日起,按罚息利率计收利息,直至清偿本息为止。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原告认为该条文中规定的作为复利计算基数的利息包含了逾期罚息。笔者认为,从该条文无法得出这一结论。对具体的法律条款,必须置于它所处的整个体系中才能获得最准确的理解。一方面,《人民币贷款利率的通知》第三条第一款的内容为:逾期贷款罚息利率由现行按日万分之点一计收利息,改为在借款合同载明的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30%-50%;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用途使用借款的罚息利率,由现行按日万分之五计收利息,改为在借款合同载明的贷款利率水平上加收50%-100%将第三条的两款内容结合起来看,第一款对罚息利率的标准进行了调整。第二款则是在第一款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贷款逾期后罚息和复利的计收标准,即按照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罚息利率计收罚息,按照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申而论之,本条文的着墨重点并不在于复利的计算基数,而在于复利的计算标准。另一方面,《人民币贷款利率的通知》第三条有关复利的表述为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人民币利率管理规定》第二十条有关复利的表述为对贷款期内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在贷款逾期后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两者关于复利计算基数的表述是基本一致的。两者之间呈现出一脉相承的关系,而非互相矛盾的关系。也就是说《人民币贷款利率的通知》条款中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指的是《人民币利率管理规定》条款中所述的贷款期内不能按期支付的利息。这一结论也可从两部法规的发布顺序中得到印证——《人民币利率管理规定》发布在先,而《人民币贷款利率的通知》发布在后。在后发布的法律法规在条文意旨上承袭在先发布的相关规定亦可体现出法规制定的严谨性。

二、借款合同未明确约定复利的计算基数包括罚息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个人信用额度贷款合同》关于罚息的约定比较明确,计算方式相对简单,即罚息利率为本合同约定的利率加50%计收。意即贷款逾期后利息改为罚息进行计收,计收标准为贷款期限内正常利息的150%。关于复利计算方式的约定为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该约定仅表明对未按期支付的利息可计收复利,并未明确规定此处的利息包括贷款逾期后的罚息。从合同文意理解,此约定不能当然视为当事人达成了对罚息计收复利的意思表示。该贷款合同本为银行出具的格式合同,而对于银行贷款合同中的违约条款,应属于格式条款。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 》第十条之规定,对于加重对方责任的格式条款,若未以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或未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则该格式条款无效。合同乃当事人之间意思磋商的结果,若并无就罚息征收复利作出明确的约定,不宜作扩大解释予以确认。

三、扩大复利的计算基数有违民事赔偿的填平原则

传统的民法理论将利息归为消费借贷合同中本金的孳息,即借款人在一定时期内使用货币需支付的合同对价。罚息及复利实则是一种违约“利息”,即借款人未按借贷合同履行时需承担的一种违约责任。其中,复利在民间俗称利滚利、驴打滚,是指一笔资金除本金产生利息外,在下一个计息周期内,以前各计息周期内产生的利息也计算利息的计息方法。关于复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5条规定公民之间的借贷合同不允许出借人将利息计入本金计算复利。故金融借款可在贷款期限内的利息基础上计收复利本身已经体现了国家对金融机构利益的特别保护。另外,我国民事赔偿的基本原则之一为填平原则,这种赔偿以弥补权利人的损失为目的。除此之外,特殊情形下可适用惩罚性赔偿原则。本案中,段某某向银行支付的借款期限内的利息是其使用银行资金所应支付的对价;银行有权对段某某未按时偿还的借期利息计收复利实质是段某某未按约履行利息支付义务而应当承担的违约损害赔偿责任;银行在贷款本金逾期后计收罚息是段某某逾期占用银行借款本金应当承担的违约赔偿责任。该两种损害赔偿责任已足以填平借款人隐违约而给出借人带来的损失。在贷款执行利率基础上上浮50%计收罚息高于借款合同约定的正常利率标准,已经体现了对借款人未按时归还借款本息行为的惩罚性,若对罚息本身再计收复利,则实质上给予了出借人多重赔偿,不符合民事损害赔偿的填平原则。

综上所述 ,金融借款合同对复利的计算基数没有做出明确约定,金融机构要求借款人在罚息的基础上支付复利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应不予支持。

来源:《案例指导与参考》2018年总第21期
责任编辑:办公室